图片 3

共享睡眠舱,共享经济

图片 1图片 2

从共享单车带火了共享经济之后,共享KTV、共享按摩椅、共享雨伞等多个打着“共享经济”旗号的产品相继出现。

“共享经济”就是这么被玩坏的

共享经济的本质是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或服务者,让他们以较低的价格提供产品或服务。

如果要数一数那些被玩坏的好概念,这段时间能排上头名的肯定是“共享经济”。从一开始优步
、爱彼迎
等平台高举共享大旗,仿佛为我们打开了一个美丽新世界;到如今,这些平台扩张时无不遭遇的运营尴尬,再加上国内风起云涌直至烂大街的花式“共享”———突然之间我们就这么被“伪共享”包围
了。想要运动,篮球场旁边就有共享篮球;下雨了,路边放着共享雨伞;想唱歌,就有共享单人KTV;连女生生理期都能用上共享卫生巾……让人不禁感叹:好好一个“共享经济”,就这样转眼之间被玩坏了。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朱巍认为,C2C才是分享经济,B2C不是分享经济,他们是打了分享经济的旗号。

■本报记者 唐玮婕

7月17日,北京一家名为“享睡空间”的店铺处于停业状态。在这间10平方米左右的店内,有8个白色的“太空舱”,使用者可通过扫描二维码入“舱”休息。中新社记者
贾天勇 摄

“蹭热点”博眼球型

近日,在北京中关村地区出现的“共享睡眠舱”被警方调查,认定这些太空舱无须登记身份信息即可使用,易被违法犯罪人员利用,藏身落脚;太空舱为封闭式,内部空间狭小,发生火灾后无法及时扑灭逃生,存在治安和消防隐患。目前,这家公司在北京投放的16处场所已停止运营,着手太空舱拆除和撤离工作。

有一阵“朦胧美”很流行,以下这些所谓的“共享经济”就有其种朦朦胧胧的感觉:你要说它是“真共享”吧,实在是透着分时租赁的味儿;你要说它是“伪共享”吧,又似乎有模模糊糊的商业模式。只能说大概我们身边的任何东西都可以拿出来共享一下吧。

据媒体报道,“共享睡眠舱”按小时计费,用户可在舱内休息。睡眠舱外型形似太空舱,舱内设有电扇,阅读灯、充电插座等设施,但没有空调。睡眠舱提供一次性寝具,包括一次性床单、一次性枕巾和太空毯。计费标准是0.2元/分钟(高峰期0.33/分钟),30分钟起,封顶58元。月卡套餐为788元/月。

共享雨伞

共享还是营销?共享雨伞、纸巾、书店纷纷上线

就在最近,一些打着“共享雨伞”旗号的租借设备陆续出现在沪上地铁站点、沿街商户门口等地方,吸引到了不少眼球。碰上雷雨天、又忘记带伞的,只要在手机上下载相关的应用软件后,完成注册并交纳二三十元押金,就可以扫码借伞了。

从共享单车带火了共享经济之后,不仅是“共享睡眠舱”,共享KTV、共享按摩椅、共享雨伞等多个打着“共享经济”旗号的产品出现在了大众视野中。网友称,共享经济发展到现在变味儿不少,感觉什么东西都能共享。

在地铁二号线的车站,一排绿色架子与黑色大伞的组合已经布下了数个租借点。目前,押金定为39元,租借暂时免费,使用完毕后,直接将雨伞伞柄扣入任意一台伞桩中即可,整个过程不会超过3秒。这家“共享雨伞”企业的还伞界面还提供了“我想买伞”选项,可以用押金买断当前的伞并免除本次借伞费用。有意思的是,考虑到雨伞在使用过后过于潮湿的属性,租借设备利用箱体将每一把雨伞都遮盖起来,即便雨水滴落也只能流入设备内部。

从今年5月,一家名为共享E伞的公司在深圳、杭州、昆明等18座城市投放了共享雨伞。

据媒体报道,该企业计划在未来3年内在上海投放超过100万把共享雨伞,届时将在上海地铁铺设超过3000台雨伞租借设备,覆盖16条地铁线路的370多个站点和2500余个出入口。

但共享雨伞投放不到一周,几乎不见回收。网友质疑,这根本就是间接卖伞,而不是所谓的“共享”,“这该是一段经典的营销案例,还是无人销售”。

与此同时,一些商家门口也出现了另一种标着“便民”两字的“共享雨伞”,采取免押金的形式,但使用费是每天0.09元,而且首次需充值9.9元方可使用,使用费在一年之内封顶29元。一旦用户有借伞记录且尚未归还,必须支付29元押金,才能再次借伞;而如果现场还伞不方便,还能在手机上支付一定的“送伞服务费”,呼叫取伞员上门取伞。

共享雨伞创始人赵书平回应:“我们没设置雨伞桩。共享雨伞设计的初衷是让百姓把伞带回家。不是雨伞还回来了才叫共享。你拿回家自己用,或借给朋友,这也是共享的一种。认为共享雨伞要像共享单车那样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是钻牛角尖。”

共享书店

根据共享雨伞的计费标准,用户可支付29元押金,再充值9元使用费,即可使用0.5元/半小时的雨伞。也就是如果不归还雨伞,相当于38元购入了一把雨伞。“你来看看我的伞,质量很好的,不是二十几块钱买得到的。好多商家都找我订伞,我的伞非常火爆。”赵书平说,目前已投入35万把雨伞,计划到2017年年底,还要投放1000万把雨伞。

7月中旬,合肥一家“共享书店”在网上曝光,消费者需要下载相应App,注册并交纳99元押金,随后扫码借书。具体的服务内容包括:扫一扫自己中意图书的条形码,每次最多可以借阅两本总价不高于150元的书,店内全品类书籍不受限制。借阅10天内免费阅读,只要及时归还,借书不限次数,而读者缴纳的押金则随时可退。

被网友质疑借共享经济营销的,还有共享纸巾。自今年7月起,中山市一些公共场合,如美食街、医院等,出现了共享纸巾机。用户首次使用时,微信关注共享纸巾公众号,纸巾机自动出纸。之后使用时,在公众号搜索附近纸巾机并前往,再在公众号内点击“扫码领纸巾”即可。但每天只能免费领一包。如果要继续得纸巾,需按0.5元一包的价格付费。用户每天免费领取一包纸巾后,分享给朋友,那用户和朋友都可免费获得一包纸巾。

对于这家新面世的“共享书店”,网友纷纷质疑,这和去图书馆凭借书证交押金借书,没有什么实质性区别。还有网友做出了麻辣点评:“如果一家模仿图书馆的书店可以称之为‘共享书店’,用户所看的书籍叫做‘共享图书’,那我们去的网吧是不是该叫做‘共享网络’;我们去的饭店叫做‘共享餐厅’;去的温泉叫做‘共享温泉浴’呢?”

纸巾机机身上有多个广告位,商家可支付广告费后成为纸巾机的推荐商家。纸巾机公众号下方子菜单中有“商家加盟”一栏。填写商家信息可获得免费装共享纸巾机的机会,以“高配款”纸巾机为例,装机押金1980元。

昙花一现型

“单单纸巾外包装广告收入和二维码吸粉收入,每出一包纸巾,净利润至少1元,一台纸巾机成本约1000多元,按目前情况,每天每台纸巾机出纸巾30包,这就意味着两个月之内就能回本,而且它还可以持续造血,这就是它的魅力所在。”共享纸巾创始人郑品说。

眼见着大家都在削尖脑袋往“共享经济”里钻,一些人又开始异想天开,抛出了看似奇特的共享点子,可“骨感”的现实总会讲述同一个道理:违反现有的法律法规,这些“共享”注定的命运就是昙花一现。

郑品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用餐者如果到中低档餐厅吃完饭后没纸巾会很尴尬,于是他萌生了创造共享纸巾机的想法。

共享遛娃小车

“我们没有生产制造一个新的产品,而是把商家的库存纸巾利用共享纸巾机这个智能终端设备分配到需要的人手里,是对闲置资源的利用。所以共享经济的这个基础是成立的。我们的共享纸巾智能终端也恰恰为共享提供了平台。最后,共享纸巾做到了将物品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切底分离,所以它是共享经济。”

继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之后,又一种别出心裁的“小车”跑来凑热闹。这不,就在上个月,世纪公园周边出现了不少黄色的共享遛娃小车。只见每辆车身上都贴有二维码,后轮则装有四位的密码锁。想要使用的市民得先在手机上注册并实名认证。押金为99元,缴纳后使用费为半小时1元;也可选择不交押金,但使用费就要提升为半小时2元。

那什么是“共享经济”呢?记者查阅资料,共享经济的术语最早由美国社会学家提出,共享经济的本质是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或服务者,让他们以较低的价格提供产品或服务。对于供给方来说,通过在特定时间内让渡物品的使用权或提供服务,来获得一定的金钱回报;对需求方而言,不直接拥有物品的所有权,而是通过租、借等共享的方式使用物品。

通过这款共享遛娃车的应用软件可以查询到,其运营方是一家今年5月才成立的沪上创业企业。首批500辆左右的小车在世纪公园周边投放,主要集中在小区、公园、商场、菜场等的门口和地铁口,很快就吸引到上百人注册。

“共享经济的前提是把闲置的社会资源利用起来,而不能新增额外的产品和服务。”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认为,共享雨伞、共享纸巾机,包括之前出现的共享篮球、共享充电宝等都不属于共享经济范畴。他说,看起来这些物品联合了互联网,也分离了物品的所有权和使用权,但不是所有和互联网有关系的物品交易都算共享经济,因为它们违背了“整合闲置资源”这个特征。这是“+互联网”而不是“互联网+”

不过,这些颜色鲜艳的遛娃小车引发的争议可不小。赞成的人觉得,原本带娃出门要推车很麻烦,尤其是上下楼梯非常吃力,现在可以到小区门口用手机解锁一辆,用完再把推车还回来,比过去省力多了。反对的人则认为,还是用自己家的小车更放心,毕竟安全、卫生等方面都有保障。

丁道师说,目前真正能算作共享经济的,只有房屋和顺风车。严格意义上讲共享单车都不能算共享经济,因为它不是闲置资源。如果按照共享单车的逻辑,那中国所有的酒店都是共享酒店了。

最终,停放遛娃小车点所在的街道行动迅速,一天之内就把小车全部清理收走。街道方面表示,这些小车占用了人行道,影响市民出行。

合肥新华书店三孝口店近期也推出了“共享书店”。读者下载App,缴纳99元押金后,可每次免费借阅两本总价不超过150元的书籍,免费阅读时限为10天。

共享睡眠舱

“这和图书馆有什么区别?”针对网友的质疑,新华书店三孝口店负责人解释,在图书馆看书借书需要办卡,流程繁琐,而用App借书只需用手机完成。

外型科幻如“太空舱”,睡上半小时仅需6元。7月,红火了一阵的“共享睡眠舱”出现在北京、上海和成都等地,但立马就被紧急叫停。

“我对共享经济不太熟悉。这可以说是营销的一部分,但不能完全这么说。在营销之外,我们更希望看到的是增加读者的阅读量,做到全民阅读。因为共享书店App降低了阅读门槛,省了他们买书、借书的费用。”该负责人说,“任何东西出来都是有好有坏的,不可能只有正面没有负面。共享单车本质上也只是个租车平台。”

在上海的一家创业园区里,记者曾看到过被称为“午休神器”的“共享睡眠舱”。白色的外型科技感十足,造型很像“太空舱”,每组分上下两个床位。打开推拉式舱门后,仅3平方米的舱内有照明、充电、风扇等设施,右侧摆放着免费领用的床品包,内含太空毯、一次性床单、一次性枕巾和湿纸巾等寝具和生活用品。舱室外侧还摆放着两个垃圾桶,提示用户将用完的太空毯和一次性用品分别扔进对应的桶内。

该共享书店还推出了“阅读奖学金”制度。用户每次借阅后,只要按期归还,就会有一笔阅读奖学金直接奖励到用户的账户上,每成功借还一本图书可获得1元阅读奖学金,在90天内阅读完12本书还可获得充值押金8%的阅读奖学金返还。

使用时,用户只需用微信扫描二维码,输入手机号码验证注册,点击“打开舱门”即可使用。费用方面,睡眠舱的价格分为两档,一是高峰期11点至14点每3分钟1元;其余时间每5分钟1元,每日58元封顶。使用完后扫码完成支付。

专家:这是分时租赁,不是共享经济

然而,“共享睡眠舱”的安全隐患不容忽视,无论是消防、卫生等问题都令人生疑。经过消防人员的现场检查,发现床铺内部的插座直接依附在可燃的板材上,明显不符合宾旅馆业的消防标准,而且住宿区域还有易燃材料。既无法获得消防许可,也没有宾旅馆特种行业经营许可,“共享睡眠舱”最终被全部拆除。

对于共享书店,丁道师认为,“这种模式几十年前就有了,现在只是加上了互联网这个借书平台,其本质是分时租赁,不是共享经济。”

花式套路型

“书店认为把市民平时没时间看的书整理起来就是利用了闲置资源,是共享经济,这是一个误区。因为书店本就是卖书机构,里面的物品怎么算闲置资源?如果是某个人把全城市民不看的书整理起来,再搭建一个平台租赁图书,这就是利用了闲置资源,勉强算共享经济。”丁道师说,“共享床铺和共享书店是一个类型。都是分时租赁,而不是共享经济。”

如今,打着“共享经济”招牌行使促销手段的案例,更是不胜枚举,只是以圈钱或广告为目的,甚至随意占用公众资源,影响市容市貌。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朱巍认为,C2C才是分享经济,B2C不是分享经济,他们是打了分享经济的旗号。朱巍认为,人们把共享经济理解错了。比如首约汽车和神舟租车是平台自己买车,这样一来就不是共享经济了。因为共享经济平台是一个分享信息的信息交互平台,真正的车应当是来源于民间、来源于用户。再以ofo为例,最开始发展的时候确实是分享经济,在校园里面大家把不用的车放到平台上,让别人骑。但现在包括摩拜单车和小蓝车在内,平台自己买车,这样就不是共享经济,而变成重资产平台。

共享马扎

就在共享经济被炒热的当下,最近,还有一款“共享撸猫”的概念悄然在社交网络爆红。有文章介绍这个概念称,用户打开App,查看附近的猫,再点击立即用猫,就能在找到猫咪后扫码开始计费撸猫。摸不同种类的猫,费用不同。猫咪可以随时被丢弃,等待下一任用户抚摸。“交了这200元押金,全世界的猫都是你的。”而据记者调查,想要做共享猫咪App的不止一家。

马扎也来凑“共享经济”的热闹,只能感叹商家的套路实在是太多。

然而,这种所谓的共享也让网友们愤怒:“也就是说虐猫成本只要200元”,“猫咪认生怎么办?被虐待怎么办?她平时的饮食、住宿怎么办?你考虑过猫咪的感受吗?”“不做这个App就是对猫最好的保护”。

8月13日,“共享马扎”现身北京街头,推广该马扎的公司在公号上发布了“共享马扎产品使用说明书”。文中称,调查显示北京人均公共座位只有0.05座,源于共享的坚持,推出了“共享马扎”的服务。在谈到“共享马扎”的时候,网友开启了“这个不扫描二维码也能坐啊”,“没扫描二维码坐上去会夹屁股吗”等吐槽模式。有专家指出,“共享马扎”根本算不上“共享经济”,而是一个载体,实现推广和广告的目的。

实习生 谢佳洁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杨利伟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7年08月08日 11 版)

共享纸巾

共享经济被热炒下的反思

在广州街头,最近出现了不少一米来高的共享纸巾机,主要投放在餐饮店、医院、商业区、公共服务区等场所。机器的样子要比自动售货机要薄一些,上面有一个二维码,透过窗口可以看到里面摆放着一包包的纸巾。扫描二维码关注了共享纸巾公众号后,就马上吐出了纸巾,与自动售货机类似。此时公众号会提示,当日额度已经用完。与很多共享应用不一样的是,这款共享产品并不需要下载专门的软件,非常便捷。另外,如果用完额度还想领取,只需花0.5元即可购买。

图片 3

这种所谓的“共享”并非真共享,“就是街头扫码关注微信送纸巾的升级版”。有网友吐槽道。其实,共享纸巾开发者不靠纸巾赚钱,而是希望引来人流再通过微信公众号“吸粉”、液晶广告屏、餐厅预订等方式盈利,未来还可搭配销售矿泉水等产品,简而言之就是一种营销手段。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共享卫生巾

估计是“共享”两字现在自带流量,国内某品牌的卫生巾为了博取眼球,甚至还推出了“姨妈巾共享计划”,号称未来两年将在全国各大高铁站、地铁站、商业街区等人流密集处,投放“卫生巾自动领取机”,消费者下载软件即可免费获得1片卫生巾。当然,天下并没有免费的午餐。厂家放出第1片免费领取的“鱼饵”,就是希望“愿者上钩”,吸引更多的消费者在手机软件上购买。

共享干衣

7月初,某知名电商在南京市的多家门店推出“共享干衣”的活动,也即利用门店展示专区的烘干机,给顾客提供免费烘干服务。8月中旬,其官方微博更是宣称,将把“共享干衣”服务扩展到广州、深圳、南宁、成都和昆明等国内多个城市。

这家电商的相关负责人表示,之所以推出“共享干衣”的服务,是根据南京等几个城市天气多雨的特点来决定的,当地的民众本身都有烘干衣服的需求。而展示区的烘衣机放在那里也是闲置,不如发挥它的功能,拿出来提供给大家使用。

不难发现,商家其实是希望吸引点客流量,让消费者到现场体验一下产品。但从实际的情况看,体验“共享干衣”的消费者数量非常有限。因为不仅需要拎着已经洗完并甩干的衣服过来,烘干也需要等很长时间。此外,对于这种共用烘衣设备,还会有卫生方面的担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